EN [退出]
moon冰火两重天>中国新闻

_缺少新兴经济体跟随 全球难有第三轮货币大宽松

2017-11-23 22:08

从两会货币与财政负责人表态来看,今年货币政策将收紧,已做好货币战争准备;财政部长则表示要做好过十年紧日子,从目前中国及未来一个阶段来看,中国出现货币宽松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可能出现货币回笼或消除泡沫式的隐性回落。

世界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可以清晰看到了两次明显的世界货币大宽松,以美国为主的货币政策出现明显宽松,中国4万亿投资与巨大的信贷投放,也出现在2009年的高峰。近年来,欧元区及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均出现明显的货币宽松政策,而至目前货币战争的迹象已明显进入到一个敏感信号,中国央行日前表示已做好货币战争的准备。近期美股连创新高,已将金融危机时的历史跌幅全线通吃并返身上方运行,而部分国际金融研究机构预测称,全球将迎来第三轮货币大宽松。笔者研究认为,这种概率并不大。

历史轨迹如果从大的时间跨度或近年货币政策区域国家变化来看,也的确如国际投行所说,但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与国际竞争表示并不会完全如此。比如著名投行摩根士丹利近期研究报告显示: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持续宽松货币政策,但目前主要央行的表态仍未见退出迹象,摩根士丹利甚至称第3轮“货币大宽松”已蓄势待发。该机构认为:第一轮2008-2009年的大宽松,成功地避免了萧条与通缩,帮助全球经济从2009年中期开始复苏;第二轮大宽松从2011年底开始,2012年加快了步伐,全球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走出低谷;虽然撤出过度扩张的政策可能已经列入不少央行行长的日程,但近来他们更侧重于其他方面的考虑。现在更有可能迈入全球宽松周期的第三个阶段。

笔者研究跟踪世界货币政策发现,实际上当前所出现的货币政策变化,缺少新兴经济体的跟随,其货币宽松的国家主要集中在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英国、日本等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而从影响最大且发展乏力的角度来看,部分国家采取货币超印及贬值政策是一种无奈或国际竞争的选择。比如日本,安倍政府上台后,采取的加大货币供应的货币策略,使得日元贬值风险继续,其意在刺激出口,提升国际竞争力,但如果过分地推进货币宽松政策,其将可能带来较大的社会、债务风险或国际信任力。

作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的美国,实际上其已出现了三轮货币宽松政策,QE1、QE2及QE3等政策,但QE3政策的建立与前两次在量上与宽松度上略低,一些还采取了扭转操作。今年2月底,国际机构预测美国可能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减少财政支出,但从最新联储主席表态来看,美国或仍将继续延续宽松期一个阶段,这也是美股在历史高位继续表现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历史会重演吗,继续宽松政策的变化实际上面临着世界货币战争的深化,如果货币泛滥,那么对经济的冲击的最终危害恐怕是不言而喻。因此,出现全球普遍跟随的三轮宽松政策概率较低。

中国作为重要的经济体,其在国际地位中的作用显现明显,但由于人民币的国际流动管理限制,其使得国际投行对人民币宽松与否并没有过多的考虑,这也是部分国际投行认为美、日、德、英等主要国家货币宽松继续就可能导致第三轮货币宽松的主要依据。但事实并非如其所愿,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货币政策也将融入世界金融体系,如果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没有这些国家货币的研究考虑,则判断全球将进入第三轮宽松是缺少因素支撑。

从中国的具体情况来看,2008年之后实际上采取了非常之高的货币宽松政策,4万亿的经济刺激规模与巨大连续的信贷投入,使得国内地产泡沫连续推高,M2的走势也呈现陡峭的风险走势,M2/GDP比值接近200%,其虽然保持了经济增长,但付出的环境代价、债务风险累积也非常之重,而实际区域、品种的通胀非常之大。从M2的走势来看,中国宽松政策是一种火箭式的急升,其持续性较差,而细分领域来看,这种M2的急升,显示中国经济难有更大规模的货币宽松,目前经济体系内地方债务风险、养老金巨大缺口之争、企业债务急升、影子银行风险、地产泡沫等因素都与经济刺激、货币超发密切相关,而至今为止,笔者对于中国M2形成的货币急增,仍然在研究与跟踪之中,目前总体感觉其与世界金融体系内的M2增长有着明显的不同,其或隐风险比较突出。从两会货币与财政负责人表态来看,今年货币政策将收紧,已做好货币战争准备;财政部长则表示要做好过10年紧日子,从目前中国及未来一个阶段来看,中国出现货币宽松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可能出现货币回笼或消除泡沫式的隐性回落。

从目前美、英、德、法、日等市场经济国家来看,其宽松政策仍然明显,日本继续实施宽松政策概率较大,但再行更大的规模则可能引发亚洲与国际汇市波动;分析发现,英国央行出新招的可能性最大,可能会宣布新一轮债券购买计划。鉴于英国糟糕的经济前景和财政状况,评级机构穆迪上月历史性地剥夺了英国的最高信用评级。因此不排除其出台宽松政策;从美国情况来看,目前则处于宽松期的后期阶段,其国内金融与经济学家争论不一,最近两次美联储公布的会议纪要均显示,一些委员对宽松政策态度谨慎,也令市场开始猜测美联储何时会撤出宽松,但包括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enke)和副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在内的官员均表达了强烈支持宽松的立场。近期国际金融市场相对平静,或与美国的近期政策变化相关,但研究认为,无论何种情况,美国都很难出台前两次宽松规模。

总体来看,笔者认为,部分主要市场经济国家或仍有继续宽松政策的可能,但若要带动全球货币政策宽松将非常之难,除非某个区域出现非常之大的债务或主权危机,汇市出现剧烈波动,全球经济严重下滑,否则其再现2008年以来,世界范围内的货币宽松政策将非常之难,特别是对于一些已经采取巨大经济刺激规模产生严重债务危机隐患并环境问题恶化的国家而言。总之,全球在近阶段内出现总体第三轮宽松政策的概率为低,世界经济结构越来越不平衡、货币使用越来越为谨慎,采取一致性行动的可能性就越小。

当前文章:http://10144.ddqdgj.cn/topics/t8k8qs.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22:08

大理白族图片  广州商铺转让  运满满  内存是什么意思  秦时明月有几部  赵丽颖公主头编发  isis组织  胃炎如何治  白夜行适合多少岁人看  hpv6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缺少新兴经济体跟随 全球难有第三轮货币大宽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安康类似致命感冒的电影_人民币即期周三收创3个月新高,突破6.20关口